【赤子文苑】爱 szjrddcq
2020-03-26 19:01来源:blog作者:admin

 爱 | 晓溪

  红朵五岁那年,大院里搬来了一对父子。  儿子是个哑巴,十二岁,虽然他能听懂别人的话,却说不出本身的感觉……  红朵喊他哥,他真像个哥,带她玩,拉她的手上下学。他老是微笑着听她甜甜的歌声,看她和蝴蝶一起舞蹈。没有人可以或许大白他想表达什么,可红朵却能读懂他的每一个眼神……  红朵没有爸爸,妈妈在她三岁时嫁到异地,从那时起,红朵就和奶奶相依为命。  红朵上学的途中要颠末一条小河。每到雨季,躺在炕上,红朵就能听见莲花河“铮铮……”的潮涨声。每个清晨,当她走过谁人小桥的时候,红朵都要牢牢依偎着他。小桥陈旧破败,到了桥中心,那几根梁木总会发出“吱吱呀呀”的颤抖声,红朵总感受它会忽然塌了……那时正是雨季,污浊的河水如野马脱缰,红朵不敢往下看,头晕。他知道她胆小,所以每一次过桥,他总要把伞交给她,然后蹲下身。红朵习惯了让他背着过桥。那背很暖、很软。过了桥,他会蹲下来,示意让红朵从他的背上下来。红朵搂紧他脖子,撒娇地嚷:“不嘛,我头晕,要哥背!”  红朵赖着不下来,他就一直背着她。红朵脸紧贴他的背,闭着眼,喜欢做个小小的梦,当梦醒的时候,她已经在本身的座位上了。之后,他总要专注地看她一会儿,暗暗塞给她两个煮鸡蛋,然后才回身走开。那鸡蛋还温着呢,一如他温暖的背。  他没有读完初中就去做工了。可是,天天早晨他仍站在大门口,等红朵出来,依旧专注地看她一小会儿,依旧塞给她两个煮鸡蛋,然后目送她离去。他知道,红朵经常是空肚子上学,有了这两个鸡蛋垫底,她就不会饿肚子了。每次,红朵都不多措辞,而是浅笑回望他,从他凝视的眼神中,她知道,他有何等喜欢她。  他做工回来得很晚,大多天都黑透了。每次,他都要在那条砖砌的小道上停滞,望红朵屋内的灯光,望红朵念书的身影,只一小会儿,他才放心。和父亲一样,他有着一副彪悍的体魄,父亲怕他受歧视,在七岁时就教他习武。除了不会措辞,和凡人没什么两样。假如有,那就是比别人多了拳头与公理!红朵的小屋,时常会飘出悠扬的歌声。夏夜,她会将小窗全部打开,让歌声飘进他的耳朵,她知道他在凝听……红朵家景窘困,有了他,童年的她,少了很多忧虑、烦恼与惊愕。很多过往的瞬间,都被一小我私家装进了胸膛。她知道,为什么他过早地弃学做工;她知道,老师为什么不催她交学费;她知道……  红朵认定,他就是她一生的幸福。  红朵考上了大学,去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大都会念书。他兴奋,依旧拼命赚钱,然后每个月把钱定时汇给她,源源不停。红朵很少回家,但是,她经常打电话给他。告诉他钱收到了,并且每次都要把学校里产生的新鲜事栩栩如生地讲给他听。虽然她每次都像呆子一样,一小我私家滚滚不绝地说,电话的那头却没有一个字回应,但她仍兴致勃勃。因为她知道他在笑,他开心……  红朵大学结业了,有了一份可心的事情,但是她还是千里迢迢的回来了,在四周的小都会找了一个适合她的事情。当她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时,她高兴地跑去找他。那会儿的天,很蓝很蓝,红朵一脸阳光地走进来,穿戴一身素雅的衣裙,俊秀超逸。  “哥,我发工资了!”  红朵的声音很大,脸泛着点点轻浅的红。  他仍微笑地看着她,眼睛比外面的阳光还要温暖。  红朵手里举着钱,郑重地说:“哥,我们成婚吧!”  那一刻,他的笑容僵住了,脸如五月开得正浓的杏花遭了冰雹,纷纷凋落。忽然,他像一只吃惊的兔子,一阵风似地逃掉了。  红朵那时的感受如骄阳下忽然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挡住了眼睛,就是那么的瞬间暗中,好像世界在一刹那都失去了声音……  红朵满世界地找他,可他就是不愿见她。这一天,已“蒸发”了一个月之久的他,终于又呈现在红朵的眼睛里。远远的,他白衣青裤,在纯净蔚蓝的天空下,清爽、洒脱,一如从前。他不安心她,他知道她柔弱、胆小、爱哭、经不起变乱,他更怕她生病。红朵肤如凝脂,唇若花瓣,双眸里的泪让他心疼。  只管红朵苦苦恳求,可他就是摇头,一个劲地摇头。  红朵又气又急,她哭泣着高声说:“哥,我知道是因为你不会措辞,所以你才不承诺的。你觉得我是同情你吗?想酬金你吗?告诉你,不是的,我从五岁时就喜欢你,从十二岁时就爱上了你。所以,这一生,我注定是你的,你这一辈子,也注定是我的,你别想溜掉。除了你,我不会嫁别人的,死也不会,你听清了吗?”  红朵哭成了泪人儿。她沙哑着嗓音恳求道:“哥!你就承诺我吧,红朵求你了。”红朵的声音凄婉而又温柔。但是,她还是得不到回覆。  他又去了谁人小桥,在谁人小桥上,他整整坐了一夜。他似乎又看到了小时候,他背她过桥的景象。顷刻,很多旧事又历历在目,如天空星星在闪,不断地闪。他爱她!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残疾,他不配。想着,他站起来,冲着远去的河水狠狠呼啸,野兽似的:“啊……啊……”  天亮前,他拿定了主意,说什么也不再见她。

  红朵表情灰暗,就像暴雨将至的天空。  红朵不知道奈何才能说服他,让他大白她爱他,真的很爱很爱。  生命里的谁人人,就如一壶流过内心的温水,再也挥之不去。  下雨了,故里的屋脊在雨中缄默沉静着,陈旧的瓦舍笼罩着她无言的情愫,氤氲的烟霭,覆盖着辛酸的思绪。那天,红朵病了,住进了医院。知道后,他吓坏了,急遽跑去看她。  病床上的红朵,憔悴了很多,惨白的脸,不再像熟透了的桃子。他看着她,心如刀割。  大夫走进来,对他说:“她的喉咙里长了一个瘤,虽然切除了,却粉碎了声带,可能再不能发言了。”  大夫迟疑着把话说完,声音很轻,但对他来说,却是穿胸透骨。  他恐慌,呆愣了几秒钟。忽然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大夫的眼前,眼里有亮光一闪一闪。大夫匆忙地搀扶他,可他却岿然不动,眼里充斥着烦躁、不安与哀求。  大夫大白他的意图,他看了一眼床上的红朵,苦笑一下,摇摇头,心情庞大而又无奈,然后回身走了。  他临窗而泣,窗外的雨滴像棵棵银针,一齐刺向他,心很痛。  病床上,红朵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他轻轻地为她揩泪,手颤动。一切都来得这么快。  红朵和他成婚了。  翌日,红朵暗暗地跑来找林大夫。初夏的薄暮,落日在几片如烟的云朵上,渲染出一抹淡淡的嫣红……红朵的笑容依旧很甜,她抱着一包糖果,欣喜地说:“林大夫,请您吃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