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随想:逆风飘扬! KCIK
2020-03-27 11:42来源:tianya作者:admin

 

本文原标题:武汉随想:逆风飘扬!

本网今日讯 武汉随想:逆风飘扬!  最近武汉的疫情得到了控制,也让一直在武汉城内行走的人,可以脱下鞋,放松一下了。  疫情期间,《方方日记》是周边很多人的话题,我是听得多,基本没有看。一来是因为自己眼睛老花,阅读起来有点吃力;二来总在听人在讲,评价还很高,也就觉得够了。  前天,看到几篇文章,自称是北京大学的博士或教授的一帮人,要控告方方。理由是《方方日记》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机关罪”、“里通外国”、“为他国提供证据“之类的罪名,以及“负能量”等等,这样才开始完整地阅读《方方日记》。  我不认识方方,从未谋面。但知道方方是我学长,同样是中文系毕业。只因我不从事,也不喜欢“写字”这个活,加之自知才朽学浅,所以离开学校后,我从不敢说自己是毕业于中文系。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师们的教诲,易竹贤、李惠芳、皮鸿呜教授的叮嘱,时刻在提醒并反省自己。每当有人问起出身,我也总是以毕业于“武术系”自嘲。心想“武术系”的学生,应该是可以没有太高的文化,这样就不至于丢武汉大学中文系的脸。  倒不是故意隐瞒自己的出身,而更多的是,怕给学校,中文系、老师丢脸。  这种认识一直支配着我的行为,所以我不太喜欢或习惯一些人,将学校“顶”在前面的做法。说自己是教授就行了,不要加上“北京大学教授”来提升自己。诸如此类将自己的大学置于前面的人,大多是没有自信,或担心自己才疏学浅,够不上“教授”或“博士”的格,而非得用名牌大学来给自己撑撑腰,说到底,这些人就是对自己的“博士”或“教授”缺乏自信,觉得自己学不配位而已。  当然,将大学名称顶在自己教授或博士前面,还是有个好处的。至少可以用来吓唬没有读过大学的人,至少可以用学校的好名声,来压人,以示自己的正确性。“教授”、“博士”之类的职称或学位,只是“知识界”范畴的事,但没有权力,也不管人。一个科长、班长之类的“长”,是可以管几个人,手下至少还有几个兵,有点指挥权。但“教授”、“博士”,真没有权,指挥不了谁。这样,将学校顶在前面,可以增强自己的“权威”、“权力”。  北京大学,自然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但这些教授或博士,请不要以北京大学来压人,也压不住人。特别是北京大学“武术系”的教授或博士,就不要以“蹭流量”为目的,丢了北京大学的脸。毕竟北京大学不是以“武术系”见长。  ?  费力地读完《方方日记》,没有觉得有什么可以给她扣上“颠覆国家”的罪名,更谈不上什么为他国提供“证据”。《方方日记》所记录的事,我虽然不能去一一核实,但在我身边,在两个月的行走中,也耳闻目睹,也算不上什么“负面”。之所以“日记”影响大,广受好评,我想更多的是与我阅读的感受一样:记录真实,所以在民众中产生了共鸣。对于还困在武汉城内的人来说,“武汉疫情”感受最深的恐怕就是:“说真话,天塌不下来”的道理。  当下,放着隐瞒疫情,误国殃民的官员不追究,却要控告呼吁追责的作家方方,真不知这帮人的“自信”,从何而来?看来,是有些居心叵测。原来,北京大学的“武术系”,也有打错拳的时候。  武汉疫情,给中国或人类带来的灾难是有目共睹的,武汉的一些地方官撒下的弥天大谎,使他们成为了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故意制造“新闻事实“,将没有的事实,将没有发生的事,说得“有鼻有眼,证据确凿”,冠以“正能量”一路过关,完成了祸国殃民的“大事业”。  例如武汉八君子造谣的假新闻,元月一日就已报道,按照正常的理解,警方处理“八君子”发生在元月一日或之前,而李文亮医师是元月三号才受到的处分,并不在这“八君子”之列。根据中央关于李文亮医师的调查结论及武汉警方的公告,已经足够说明:武汉就没有发生“警方处理八名造谣者”这档子事。而有些人,就是为了自己的官位,不顾国家利益,人民的生命,硬是将没有的事实,说得天花乱坠、而且还很“权威”。  现在有一种不好的舆论或论调,认为对隐瞒疫情的官员“追责”,对国家不利,会搞垮国家。因为这些理论出自一些头顶“教授”、“博士”、“专家”之类帽子的人之口,是能够吓唬一些人的。但这种吓唬人的作法,又有多少人相信?这种理论,一方面是为武汉的一些隐瞒事实的官员逃避责任制造理论依据;另一方面,也看出这些头顶“反西方”光环的学者,缺乏自信和所奉的洋奴哲学。只要是西方向他们伸出手、示好,他们立马就会变成西方国家的急先锋,毕竟这些人,是为利而生,没有正常的思考力和是非曲直。  《方方日记》,之所以受到一些人的反对,确实是触动了一些人利益。  由于疫情期间,倡导不接触,传统的阅报方式被改变。信息完全是靠民众用手机相互“推送”。这种传播形式的转变,给自娱自乐的地方媒体极大的挑战。人们用自己的手机推送信息的时候,是选择那些符合自己的意识、思想、判断或喜欢的东西的。而《方方日记》为民请愿、接地气,所表现出的正直、坚强、勇敢、坦率、无私正是赢得了民众信任,成为被民众广泛“推送”的选择。  现在社会,对说错话,做错事是有“宽容度”的,但同时对“真话”和“假话”则提出了越来越严格的要求。而《方方日记》正是切合了“真话”的社会需需求,所以她成为了一面旗帜,在武汉疫情中逆风飘扬!  《方方日记》多次呼吁“追责”,这也是民众的一致想法,代表了中国的民意。但这呼声,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也树了敌。而这些也正是方方的铁杆反对者。于是乎,找来几个吹鼓手,象模象样地打扮一番,走到前台。鼓吹起“追责”将导致国家动荡,将使中国变成乌克兰,阿富汗、伊拉克……说得怪吓唬人。  但这些“鼓吹”太显幼稚,太“不把村长当干部”,更何况中国还是个比村长大得多的干部!  致敬:方方学长!  ? 2020-3-25武汉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