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仲兵:借多假少工建立公平与效率兼顾的福利制度 THRX
2020-03-27 14:01来源:tianya作者:admin

 

本文原标题:金仲兵:借多假少工建立公平与效率兼顾的福利制度

本网今日讯 作者:金仲兵  一、国内外形势并非一片大好  近来,疫情减缓,各地逐渐解封,经济活动增多,关注话题转移,一切都在昭示着后疫时代来临。摘十几段新闻:  1、国内房企1.46万亿债务到期 今年以来已有近百家房企破产  2、湖南益阳:买城区144平方米以下新建商品房,补贴50%契税  3、领导带头下馆子吃喝  4、成都路边摊合法  5、东莞市浴足按摩场所复工营业  6、浙江出台消费新政:鼓励放宽汽车限购、4.5天工作制  7、三地推行周末2.5天假刺激消费,其他省市跟不跟?(浙江、江西及甘肃省陇南市三地)  8、订单被取消或推迟已大规模出现,客户撤单集中爆发,黑4月来了?  9、全球疫情冲击波下,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是否下调?  10、 周三起,美国将对部分中国商品重新加征25%的关税!  11、 多位经济学家预测,新冠疫情会导致美国经济从衰退滑向萧条  12、 对话望华资本创始人戚克栴:“美国经济将大概率进入经济危机的模式”  -------------------  将要走出鬼门关的中国人,不但胸怀祖国,努力恢复经济,也在放眼世界,不断预测各国走势,但一切并非形势大好。  中国专家们喜欢看空美国,多年来似乎是一种摆不脱的职业任务,而不是专业学术。对路人甲和乙们来说,何妨把对美评价当成一面镜子,照一照自己的敏感部位,以利于健康?  窃以为,如果说身为世界经济龙头的美国衰退已经显现,那么在同样压力下,因其社会结构、经济基础更优,尚可支撑较长时间,以等待转机,而那些各方面并无优势且早已持续处于衰退之中的后发国家,怕是要面对生与死的命运大考。总体来看,在疫情的全覆盖重压下,全球同此凉热,无人独善其身。  当然,生与死是指结构性重塑,然后一切重头再来。可悲的是,苦的多是平民,个体代价实在太大。无论如何,最终国际格局将大变。  好了,外面的事儿不多说,回到本文主题,关注身边的“多假少工”。  首先说明观点:这事得坚决支持,同时谈一谈支持理由。  二、多假少工的可行性  1、就事论事  在当下国际供需链条断裂,贸易突然消失,国内市场同样处于持续消费降级的背景下,是以多假少工的休闲消费代生产可行,还是少假多工的强化生产比休闲消费更利于拉动国内市场?不论是无疫时代还是后疫时代,二者其实有一个权重选择和优先项问题。让更多人去消费,在没有新增收入的前提下,是否可行?  这是一个现实问题。按照不难理解的收支逻辑,人们得先有就业和收入,才会有消费。当然,这是指家中无余粮的日挣族和月光族等下层弱势群体。对收入尚可,但家庭负责过高的中产阶级,同样适用。如房奴一族。这两群体,显然占了国民中的大多数。  剩下的中产及以上有钱有闲且负债优良的人群,则无此忧,但占国民百分比已无限降低。若加之以顶层的权贵族,二者共占国民比大概也不超过10%。也即,有十多亿人无法实现多假少工。所以,在原有工资和福利条件下,多假少工政策的可行性严重不足。  2、手段与目的  在疫情特殊情况下推出多假少工的休闲消费,当是国内和国际经济环境倒逼的结果。从动机上说,不是为了增强国民福利,是经济急救章,但客观上却达成了福利的形式和内容。  当下的经济手段,在未来经济或许好转时,是继续、还是收回终结?可否从经济手段和目的进而转化、达成一种持久的具有法律效力的社会福利机制?  3、现实选择  如果多假少工有难点,那么大幅提高工资也是一个选项,但对本即生死一线的企业而言,又会增加成本负担,无异于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那么剩下的,只有政府财政让利,进行后疫时代的阶段性补贴。  补贴是多方面的:要针对企业、工人、农民、自由职业者等下层困难群体。  并且,还要以发现金方式,而非定向消费的抵金券,更不是供销合作社运动和计划经济回潮。  此外,此过程要透明,以保证监督,利于公平。  同时,在原有福利框架上,切记要从速强化财政支付转移,形成可持续的国家福利制度。  至于国家财力问题,只要保持体制内外平衡、援外缩减多半即可。这个目标,不论从道义上和能力上都说得过去,也不应该有推脱的理由。  三、公平与效率的关系  社会运转也好,治理也罢,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  从顺序来说,一般是先效率后公平,也即先创造再消费。但是,在落实效率这个优先次序时,必须同时有已经设计好的公平预案,当效率见效之时,公平立刻跟进对效率的成果进行分配。  从权重来说,必须既讲公平,也讲效率。荤素搭配,最有营养。反之,一枝独大,必出问题。如改开之初提出的先富后富论,因为效率(市场)压过公平(福利),其上顶层的法治建设阙如,导致贫富差距加大和社会矛盾突出。  在80年代,就有学者曾昭宁写过一本书,叫《公平与效率》。也就是说,这个问题,那时就讲透了,但没落实。  关于本文主题,一般逻辑下的第一阶段:生产力提高--占用劳动人口下降—失业(或称有闲增加)之后,与第二阶段:经营利润经过税收进入财政后,再以公共福利形式实现支付转移,达到社会财富二次分配的目的。  这标志着社会进入中产时代(中等收入)。此时,社会福利同步增强,包括各种补贴、保险和失业金,或让人们闲得起,或让人有机会重新创业和就业。  但是,一、二阶段必须是一脉相承的持续落实过程,如无第二阶段无缝衔接,第一阶段则无意义,第二阶段也必然失败。  这是一般情况下的社会公共财富二次分配路线。  关于福利社会吃跨财政、压跨政府的理论,简单回应:要的只是纳税之后应回报的基本福利,而非高福利;要的只是公平待遇,而非超国民。先穿上短裤遮羞,然后再谈棉裤是否过热问题不迟。  希望这一次的多假少工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夯实中国中等收入国家的内质,而不是被纳税人自己消灭。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五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