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捕鲸……与赛博 GHEJ
2020-03-27 11:17来源:tianya作者:admin

 

本文原标题:第十二章 捕鲸……与赛博

本网今日讯 捕鲸的唯一目的就是生存。  大奔和旭日拖着独木小舟到达提前打造好的斜坡,宽阔的斜坡是小舟入海和鲸鱼上岸的平台。在海冰沿岸这样的斜坡有数十个之多,随时待命的捕鲸手就站在小舟旁。每发现鲸群,捕鲸手们十人一队,两人一组进行合作狩猎。  这是二奔第一次见到鲸。它从冰下浮出来,冰块遭遇巨大的头骨的冲击瞬间碎裂,从头到尾越出海面,好像一栋舞动的单元楼,随即沉到水下喷出高高的泉水。  休皮法:“大大大大大。”  岸上只闻鼓声突起,一片狂风骤雨,满眼金戈铁马。五艘小舟相伴鼓点,如离弦之箭。前者俯身握矛,后者舞臂掌桨。只见五舟两分,各近鱼身一侧,只待大鱼浮身水面。握矛者右手持矛,脚踏两端,蕴气一口,上身肌肉贲张。耳边风雨再疾,霹雳声中雷光闪耀,山石俱崩;刀错剑落,漫天飞羽,千万弦挣。突然!矛落舟离,万般寂静。  当大鲸被拖上岸的时候,二奔还处在震撼当中。不是被“大大大大大”鲸,而是鹿灵人狩猎的场景。看着被人群裹挟着的大哥傻呵呵的笑着,可是见过刚刚他的稳重和果决,老生就又回来了。  第一只大鲸会分给参与狩猎的所有人。每一位收到鲸肉的鹿灵人都会出声感谢。感谢鹿灵的赐予,感谢捕手的勇敢和慷慨。捕鲸已经把整个鹿灵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生存的需要,也是凝聚力量的方式。  这样的狩猎将进行数十天,每一天有数十只大鲸从斜坡上岸。  ……  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毛皮上,旁边是一个高大的人影。如果我们把雪屋中黑夜的迷雾驱散,正好可以看到我们的朋友休皮法棕色的眼瞳正在慌张的晃动,映出两个凝视他的赛博。  “你必须这么做!”很难想象,这个吹嘘起来舌绽金莲的男人,用起威逼来语气生硬的恰到好处。  “我不能……”  似乎没有两次遭受拒绝的预想,赛博变得有些恼火。一步踏到休皮法的脸上,俯身恶狠狠地说,“带不走鹿你哪都去不了!你——休皮法——山之城城主之子,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山之城。”  休皮法怕极了无论是眼前凶恶的赛博,还是山之城。以至于,赛博踩着他的裤腿滑落了腰间的裤子,他都一动不动。  “很简单的,去找你那个三个鹿灵朋友,激怒他们,受点小伤。你去归都,我完成任务。”他坐到休皮法身旁,眼睛去找休皮法的眼睛,想要寻找一个答案。可是这孩子已经抱成一团了,像一只蜷缩的小刺猬!  ……  “你要帮我,弥盈。”  “你难道还对鹿群不死心?难道这些天还不足以让你认识鹿灵人吗?我帮不了你,赛博!”  “我没有退路了。山之城王座上的那个人已经疯了,他连亲生儿子都杀,枉提我这个空有姓氏的远亲。”赛博就那样向前佝着身体,两只手胡乱挥舞,眼中血丝更显疯狂。  “作为圣廷人员除了教宗你不应该有其他效忠对象。”  “是啊~是啊!不效忠他哪里有机会去效忠高高在上的教宗大人啊。圣廷不缺少天资聪颖的仆人,更不缺少金发碧眼的帅哥。你才是让人又羡慕又恨的人呀!”  “羡慕我?”弥盈哼哼两声。  “你看看帝宫和圣廷有多少像你这样平民出身?又有多少人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成为高阶气魔法师?”  弥盈在毯子上盘坐,任他嘶吼。  “如今受诏回归都。你把山之城属宫和圣廷外的人都羡慕哭了。”  “我现在就在帮你。停下来!大不了不回山之城,也不要碰鹿灵人。你走吧。”弥盈在毯子上话毕转身。赛博瞪着双眼看着背影,过了片刻,转身离去。  正当二奔躲在温暖的毛皮下三省吾身的时候,门缝里露出了休皮法的脑袋。  “有些事,想和你说说。”  二奔感受着我友的体温,极力地挣脱温柔乡的束缚。  远处负责警戒的鹿灵人看了过来,二奔只好用力的挥挥手。夜晚的北冰原有太多危险,纵然忽略强大的凶兽,漂浮的冰块依然是致命的。当你醒来,发现四周一片汪洋,为时晚矣。  二奔止住了休皮法的步伐,看向前方那个沾满泪水的地方,心有余悸。  “发生什么事了?”二奔问道。  “我还没想好,没想好,说不说。”休皮法好像玩牌输了置气的孩子,红着眼,想哭又憋住。  二奔深吸一口气,压下揍他一顿的冲动。“你来找我,就说明你已经想好了。”  “你放心。第一,我会保密。第二,你没得选了。”  随后休皮法一人饰两角,将情景再现。  二奔有些佩服赛博这个男人,难道真的认为鹿灵人比山上的老城主好欺负?  “我们一起杀了……”休皮法站到我的身前,直直的盯着我的身后。  我一转头,一张恐怖面孔就贴在我的脸上。全身寒毛拔地而起,在我将要嚎出来的时候,他及时的捂住了我的嘴巴。  原来是弥盈。我中暗怕,一点声音都没有,当他一路靠近我们的时候。甚至,他几乎挨着我,我竟然毫无所觉。  “很抱歉不小心听到你们的谈话。啊——你们要杀人?”  “管你什么事?你最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我是屁都不敢放,大出所料的休皮法竟然慷慨激昂。  我终于知道休皮法境遇如此糟糕的原因了。如果他能对眼前这个比赛博强了十万八千里的弥盈有对赛博一半的畏惧和尊敬,哪有那么多不如意啊!  “不是我针对两位,我是说算上另外两个小鬼也不会对赛博造成半分威胁。”  “不过——”  “不过什么?”休皮法的语气像铁面无私的判官,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休皮法你能不能温柔一点!  “我可以帮你们。”  “你是说帮我们杀了赛博?”休皮法脸冒红光。  “不不不。”  “我就知道。”休皮法丝毫不给这个大高手连余地。  弥盈好像并不在意,“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两个孩子双眼一睁,异口同声道:“哦——?”  “这样……这样……这样”  二奔休皮法的眼睛睁的更大了,“你是说明天休皮法指认赛博教唆,然后你以他意图挑起两族战争为由一剑捅了他?”  “是,这就是我的计划。简单!稳妥!”  是够简单的,稳不稳妥就不知道了。  休皮法在旁满脸的无奈和意外。  “不见不散。”  明明已经落地了,还是没有声音。可能这就是高手吧。